×
×

用“智慧”打造“未来博物馆”

2015年06月29日 广东省博物馆

                            来源:中国文物信息网   2015-6-26 

 关键词:智慧博物馆 虚拟化 预防性保护

 喜欢喝头啖汤、敢为天下先的广东人,其精神气质渗透于各行各业,文博领域也不例外。被国家文物局确定为智慧博物馆首批试点单位之一的广东省博物馆,就有多项创新的尝试。

 职业生涯始于广东,在田野考古和水下考古领域都取得傲人成果的广东省博物馆馆长魏峻,5·18国际博物馆日当天,就智慧博物馆建设问题接受了记者专访。

 从建设到优化三步走

 作为国家文物局“智慧博物馆”试点单位之一,广东省博物馆的智慧化建设主要包括哪些内容,目前已进行到哪一步?

 魏峻:我们的新馆是2010年建成开放的,当时建设了博物馆数字化平台管理系统和整套硬件设备。到2014年被确定为智慧博物馆试点单位前,我们馆的数字化管理系统里已建成13个子系统了,在功能上基本覆盖了博物馆行政管理、信息数据库、藏品管理系统、展览设计辅助系统、观众服务等各方面。经过近些年的努力,我们在文物信息的采集上也积累了包括文本和图像信息在内的大量数据,并在新媒体技术上寻求突破,在利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服务观众方面也积累了一些成功经验。

 然而,近年来我们也发现原有系统存在一些问题,即数字化平台上的子系统是相互独立的,数据难以共享,没能形成一个智慧的、互联互通的平台。因此,我们在进行智慧博物馆整体设计时,充分考虑了文物保护、管理、展示、教育、公众服务等实际需求,计划分三个阶段来建成一个互联互通的博物馆数据中心,打造统一的智慧博物馆平台。

 第一阶段从去年6月到今年6月,确定总体目标和顶层设计,重点打造智慧服务系统和观众数字化管理系统。我们把本馆的智慧服务系统叫做智慧粤博,主要是建成一个重塑观众参观体验的APP,其特点之一是能为观众实现博物馆的智能导览,通过对观众进行实时定位,根据观众的参观需要推荐最佳路线,并能实时导航,把观众带到想去的馆内目的地。另外系统中也整合了信息分享功能,如拍照、评论等,满足了观众的多样化需求。

 在这一阶段我们还做了观众管理系统,结合博物馆票务管理、观众管理、预约等实际需求,应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等技术,汇集多源观众属性数据和行为数据,构建观众数字化管理中心,促进线上与线下的服务深度融合,创新集采集、分析、服务一体化的服务模式,建立观众服务评价体系。

 接下来,我们还会对以上两个系统进行再优化,采用RFIDiBeacon技术,让定位更准确,记录更无声,服务更贴心。我们精确记录每位观众的参观行为,通过观众在博物馆里的参观轨迹,比如他曾在什么地方停留,停留了多长时间等数据,分析这些行为的原因。这些数据和分析结果将作为我们后期提升服务、优化管理以及展览调整的决策依据。

 第二阶段是从今年7月份到明年7月份,这一阶段的主要工作是梳理博物馆各种业务的流程,完成现有平台的改造与升级,使各个系统的数据相互关联,通过虚拟化和应用服务总线实现界面集成、功能集成、数据集成,让各个系统的数据可以相互交换和共享,建成统一的智慧博物馆平台,从根本上消除信息孤岛,优化管理流程,提高工作效率,促进业务创新。

 在完成资源整合和优化后,第三阶段的重点任务是健全、优化智慧服务,也就是为观众提供更好的体验,不管是浸润式的体验还是互动式的体验,抑或是互联网体验,让观众获得更丰富的参观体验,能够更加喜欢博物馆。

 现阶段开发的智慧粤博”APP,其实去年8月我们就测试完成了,之所以一直没着急推向公众,是因为这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优化体验、充实内容;另一方面,我们计划通过本馆的官方媒体渠道,推送藏品资源、特色展览、教育活动等服务项目,扩大博物馆服务的广度和深度。现阶段,因为在法律层面上还没有解决国有博物馆藏品的知识产权界定问题,因此博物馆数字藏品的网上投放量很少。未来,我们也会在一定条件下,把藏品的数字化资源逐步地向社会放开。

 由于我们目前的智慧博物馆建设还处在第一阶段,在我们的官网上还没有体现相关成果。但是,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将惊喜带给广大观众。

 用虚拟化消除信息孤岛

 广东省博物馆智慧化建设中最大的困难在哪里?是怎样解决的?

 魏峻:在试点阶段,我们感到最大的困难在于智慧博物馆建设标准的确定。因为之前没有相关的经验可以参考,好多东西要靠自己摸索。特别是原有数字化平台中的各子系统,由于是不同时期建的、由不同单位负责的,建设的相关标准和数据接口都不完全相同,已经形成了孤岛状态,如何消除这些信息孤岛,让这些子系统互通互联,改造的难度较大。

 不过,我们现在正在着手解决这个问题。由于采用大规模投入硬件的解决办法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并不现实。于是,我馆采用了虚拟化的解决方案,也就是把服务器和网络中的空闲资源出来让其他系统共享。我们原来有24台主服务器,由于之前为每一个业务系统都在主服务器上分配了指定空间,各个系统的使用率不断变化,就可能出现某些系统繁忙,而另外一些系统资源闲置的情况。采用虚拟化的解决方案,就是使用软件的方法重新定义划分IT资源,可以实现IT资源的整合、动态分配、灵活调度、提高IT资源利用率,在不中断服务的情况下,即时将更多的资源调配给忙的系统用,以有限的投入解决经费和技术的瓶颈。

 另一方面,我们统一了各应用系统的数据接口标准。这样,我们通过改造原有子系统的数据接口,并接入到应用服务总线这条大管子里来,所有的子系统在这里进行数据交换和共享,通过以上两个方面我们最终消除了信息孤岛,达到了互通互联的效果。

 实验文物预防性保护

 广东省博物馆也是文物预防性保护的试点,在这方面有何创新做法?

 魏峻:早在2012年,我们馆就启动了馆藏文物预防性保护的相关设施和设备的建设工作,当时除了在馆内布设环境传感器外,还在馆外建成了小型气象站,为对比馆内外环境变化提供数据。所以,当去年国家文物局确定开展馆藏文物的预防性保护试点时,我们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而且由于我们在这项工作上确定的思路和技术,基本符合国家文物局试点工作的相关要求,因此改造难度不大。在提升现有系统的同时,我们也给自己增加了新任务和新要求,也就是预防性保护不只是进行数据采集和实时监测,还要尝试开展智能调节,也就是选择一至两个独立空间,比如库房、展厅等来进行环境指标的智能调控实验。我想,这也就是博物馆藏品预防性保护的未来发展方向。

 其次,博物馆藏品的预防性保护的相关信息和成果也应该与智慧博物馆系统进行整合。也就是说,把预防性保护作为智慧博物馆所应包含的服务、管理和保护中的一项内容来做,让整个博物馆的信息化形成一盘棋。

 据魏峻介绍,国家文物局确定智慧博物馆试点单位和馆藏文物的预防性保护试点单位,也要求各单位确定具体的任务和计划进度。对于智慧博物馆建设而言,需要试点单位提供相关的建设经验和成果,作为其他博物馆进行相关建设时的参考。智慧博物馆不仅要实现博物馆内部的互联互通,更长远的还要实现博物馆间的资源互联互通。对于馆藏文物的预防性保护试点而言,就是要建成区域性的预防性保护中心,区域相关博物馆的预防性保护数据需要传输到区域中心,由中心提供统一的数据分析及保存环境调控的技术支持。

                                            《中国文物报》2015年6月26日第10版,信息整理:兰维

文/

图/

编辑/

咨询/预约电话:020-38046886

预约传真:020-38046880

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2号

广东省博物馆 版权所有 2009-2012 粤ICP备12005377号-1

×